教师文集

相关新闻

MORE>>
您所在的位置: 当前位置:新万博活动 > 教师园地 > 教师文集

浅议说理性散文的阅读方法

发布时间:2012-10-17  点击数:115  【字体:加大  缩小

      说理性散文往往能依托社会现象、现实事例或历史典故,借助有力、深邃的语言,传达给阅读者富有深刻意义的观点或道理。阅读这类散文,我们应该疏浚文脉,快速把握作者传达给我们的哲理脉络。

一、知人论世,抓住文章提供的背景信息

文章是现实生活在作家头脑中的反映,可见联系写作背景和作者的情况在鉴赏中非常重要。特别是对因时为事而作的说理性散文,更是要将把握文章写作背景和作者写作风格作为阅读的基础。

在阅读《灯下漫笔》时,我们要知道作者鲁迅是位以文章为匕首投枪,来刺穿社会毒瘤,疗救人们思想的文学家,他的作品是那个时代政治文明和社会进步的镜子。作品选自他著名的杂文集《坟》,写于1925年春末。当时,中国社会新旧斗争十分尖锐,一方面,中国几千年的旧文化、旧制度、旧传统,似巨大的毒瘤,长久地寄生在国民身上,禁锢着国民的身心;另一方面,少数先驱者已经从黑暗中醒来,开始大声疾呼,而鲁迅先生正是这少数觉醒的先驱者之一。由此可推断,这必然是一篇抨击现实,疗救百姓的作品。而《漫话清高》则是一篇学术文化的随笔,比起《灯下漫笔》来,对社会的抨击显然不会占据主要的位置,而是侧重于对“清高”一词的个性解读,更偏重于学术和文化上的观点传达。至于《巴尔扎克葬词》则很明显的带有雨果对巴尔扎克的深深敬意。

二、寻求活水,了解说理类文章的常见结构

任何一篇说理类的文章,它的行文都会符合一定的逻辑思维或写作习惯。如果我们对常见的说理类文章的结构了然于心,在阅读它时,自然多一些理论的依托,也必然会更容易把握作者的写作思路。

一般来说,说理类文章常见的结构有:并列式,层进式,总分(总)式,正反对比式,驳论式,引议联结式等。譬如《我为什么而活着》这篇课文便是典型的“总分总式”结构,作者在开头提出支配自己一生的三种激情:“对爱情的渴望,对知识的追求,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。”,很好的回答了题目的提问:“我为什么而活着”;接下来的中间三段便是对这三种激情的具体阐述;而在最后一段,作者说:这就是我的一生,我觉得值得为它活着。”爱情、知识、同情这三种激情,就是他对“我为什么而活着”进行的掷地有声的回答。而《美腿与丑腿》一文则是典型的正反对比式结构,以美腿和丑腿分别比喻事物好的和不好的方面,并以此折射出乐观者和悲观者的不同心态。

对于这些说理类文章基本结构的了解,能够让我们快速地把握作者创作思路,了解作者说理的基本内容。

三、融会贯通,了解手法破解阅读迷障

说理类文章有许多的艺术手法,这些手法的运用,大大丰富了文章的艺术性,使得文章拥有了深度和内涵,要想疏浚文章脉络,了解文章思想精髓,就要能鉴赏这些艺术手法在文中的基本作用。

譬如:《漫话清高》这篇文章的结构非常简单,要把握这篇文章的精髓,重点在于读懂文章前7段中例举的所有事例,充分把握举例论证手法的艺术特点。对于作者运用事例进行论说的部分,千万不能仅陷于对事例的阅读,一定要紧抓作者围绕事例所做的阐释和评议,这才是作者运用事例的真正意图。比如,阅读了许由、陶渊明的例子,我们要知道作者是在告诉我们“纯正的清高与显贵,富贵无缘”; 阅读了林和靖、倪云林的例子,我们要了解“有才才能享有清高之名”;通过李白的例子,我们要知道“清高的评定标准是严格的”;但通过孟浩然的例子,我们又要能看到“清高评定的标准,有时又是带有模糊性的”。这样我们在阅读时才能跳出事例本身的繁杂,了解作者的思想精髓。在《漫话清高》中,作者就是要通过这些古今事例告诉我们,清高只是代表一种不从众的情感态度、行为方式和价值取向,是自我意识和性格的一种自然体现,它拒绝平庸,蔑视媚俗,是现世不能丢弃的重要品质。

四、提要钩玄,把握作者感情的流变方向

“提要钩玄”是整体阅读的重要的方法,也是我们了解文章思想精髓的关键一步。它要求我们抓住段落精华,理清文章脉络层次,把握文章的整体思路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既要关注段落中的关键句,又要寻求段落间的关联,织出文章的行文网络来。

比如《灯下漫笔》这篇文章在前三段对“钞票换银元”事件描述后,在第四段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过渡句:“但我当一包现银塞在怀中,沉垫垫地觉得安心,喜欢的时候,却突然起了另一思想,就是: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,而且变了之后,还万分喜欢”抓住这个关键句,我们马上知道了,鲁迅先生在文章中,不仅仅是陈述自己钞票换银元的坎坷与无奈,更是在揭示百姓们把做奴隶当做一种陶醉的国民劣根性。文章至此顺利的提出了自己议论说理的主要方向,完成了观点的引入。接下来说什么呢?在第7段我们会看到作者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句:“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‘人’的价格,至多不过是奴隶,到现在还如此”,由此论证正式引入了对中国人奴性的探讨,对中国过往社会状态的探讨。在89段中,作者举了大量的事实来证明这个观点,并且厘定了“奴隶规则”,继而大胆的将先儒所谓的治世和乱世分别定性为“暂时坐稳了奴隶的时代”和“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”。我们会发现,7-11段其实是一个整体,作者在这儿回溯中国历史,谈论中国人奇怪的价值观,抨击中国社会畸形的发展方向。而第12段“现在入了哪一时代,我也不了然”的过渡句,又将我们从历史的评论,拉入了现实的关照,文章进入了结尾部分。最后3段中,作者既进一步讽刺现时是老百姓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,又在结尾处发出震天一吼,创造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第三样时代,则是现代的青年的使命。

经过这样“剔肉存骨”的阅读后,我们这才知道,先生的这次灯下漫笔,是从钞票折价兑现银的小事中,引出了对中国历史的思考,抨击了封建专制主义和蒙昧主义;也引出了对国民性的思考,批判了国民的奴性人格和奴才传统。

     阅读说理性散文,把握其主脉是把握作者写作意图的重要方法,我们只有了解好作者的写作背景,掌握说理类文章常见的基本结构,读懂艺术手法的妙处,才能很好的疏通文章的脉络,感受作品中传达出的思想精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本文发表于《新课程导报》2010年第41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