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师访谈

相关新闻

MORE>>
您所在的位置: 当前位置:新万博活动 > 教师园地 > 教师访谈

【常德日报】从课堂专家到校园管家

发布时间:2014-03-27  点击数:876  【字体:加大  缩小

舒友忠,高中化学教师,中学高级教师,湖南省特级教师,常德市十佳青年教师。
 
    1984年走上讲台,30个寒暑,发表化学教学论文、著作150多篇,每年为青年教师上多堂示范课。1999年,人生轨迹因为一份感动而改变。3月6日,市一中总务科办公室,与舒友忠老师的交谈由感动开始——
    曾在桃源十中、八中任教的舒友忠无论在教学还是管理上都小有名气,沿海不少学校向他抛来橄榄枝。准备去深圳某重点中学前,他抱着试一试心态到市一中上了堂试讲课。未料第二天便接到通知,时任校长张国雄特意请他来校会面。
    “你和你爱人一起过来吧,我们想办法安排工作。”慕名走进张校长办公室,直达主题的开场白,舒老师先是一愣,“相信我,一个惜才的校长带出来的一中不会差!”张校长的这句话给他吃了定心丸。舒老师说,时至今日,心里的那份一中情节依旧浓厚,为教师考虑得如此周全,教师怎能不安心、用心教书育人?2006年,舒老师被评为省级特级教师。在一中校园,从化学课堂到教研教改再到校园管家,他总令人刮目相看。
    课堂专家,用兴趣激活学生
    在舒老师看来,上世纪80年代,和他一样的农村学生目标明确,考不上大学就回家种田。但现在不论是城市的孩子还是农村的孩子,面对社会五花八门的新鲜事物,很容易浮躁。舒老师认为,教好学生,首先是收心,老师再有才、课上得再好,学生不听也是枉然,用兴趣激活学生,调动积极性,让他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在课堂才是正解。
    舒老师的课堂,师生都很活跃。这是同行们的评价。一次讲课中,有架飞机在低空飞行,学生们听见声响纷纷伸长脖子,心思早飞到窗外。此刻,舒老师没有制止反倒提议大家走出教室自由观察。待学生们回到教室,舒老师的问题来了:“拖拉机烧柴油,汽车烧汽油,那么飞机烧什么?”学生们七嘴八舌,舒老师桌子一拍给出正确答案:航空煤油。他继续发问,为什么烧航空煤油?舒老师由此引入燃烧热等化学原理,满心好奇的学生们听得目不转睛。舒老师巧妙化解了课堂被飞机干扰的尴尬,有效把握了教授新知识的契机。
    教学生还要摸准学生的“脉”,教师随时准备“对症下药”。一次实验课,一男生操作失误,将浓盐酸和浓硫酸的胶头滴管放反了,导致瓶中液体飞溅。所幸没有伤害到学生,但同时也在课堂上引发了不小的动荡。舒老师稳定学生情绪后,突然提出“请大家思考,产生这一意外现象的原因是什么?”转移学生注意力,引导学生思考事故的原因——浓盐酸中有大量的水,浓硫酸溶于水会放出大量的热,导致浓盐酸中氯化氢气体逸出并急剧膨胀而产生。自此以后,舒老师讲授该课时总是自己演示这个“意外”实验,给学生以视觉上的冲击,心灵上的震撼,在规范学生实验习惯与操作行为方面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。将课堂意外转化为教学资源,这是舒老师的睿智,也是一个优秀教师的基本素质。
    2002年考入北京大学的金小锋还记得班主任舒老师的名言——失败不是成功之母,成功才是成功之父。舒老师坚信,给学生以信心才能提升学习兴趣。这些年来,他不出“算计”学生的试卷,注重基础知识考核,让学生享受成功的喜悦。
    教研行家,巧思贯通笔耕不辍
    从山村学校到城区学校,一路走来,舒老师用在《化学教育》、《化学教学》等国家权威教育刊物上发表的150多篇文章诠释了他对教研的理解——想我所想,做我所想,写我所想,足矣!
    舒老师的课题都是实用型的,他的《中学化学解题的思维艺术之——变形策略、逆向思维、有序思维、假设思维》等4篇文章连载在《中学化学教与学》上。“教育最重要的是,教会学生多种思维方式,解决实际问题”。针对高三复习,舒老师强调的是“小题大做”。通过一个小题,举一反三,从知识、方法及可能的考查途径等方面,引导学生做大、做实,并在反三归一中让学生掌握方法,理解知识,形成能力。舒老师说,只有平时的“小题大做”,才能在考试中“大题小做”,让学生立于不败。
    舒老师从书柜里拿出一本泛黄的牛皮封面备课本,封面编有日期“1982年9月”,翻看扉页目录,“卷首语、微粒半径大小比较规律、常用玻璃仪器的洗涤方法”等文章标注好页码。这本50页的纸上每页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,还有工工整整的化学方程式和各种图例。“要让每一堂课都成为学生的期待和向往,就要认真对待每一个环节,做有心人。”每堂课后,他总会花时间对自己的课进行总结,哪些地方可以发挥、可以改进,尔后乐此不疲地写下教学心得。
  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像这样的本子,舒老师没统计过有多少本,他一本不落地保存在书柜,时不时有年轻老师来借阅。他还有一个“奇怪”的习惯,除了旁听化学课,语文课、英语课也不落下。他给出这样的解释,上课过程中,学生在没有受到外界环境影响的情况下注意力也不集中,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,出现这种情况往往是因为上一堂课很精彩,学生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时间有限,以至于下一堂课疲沓。于是,舒老师会去上堂老师的课上探探底,了解学生的学情,利于针对性的改进自己的教学。
    校园管家,心中有本明细账
    2002年,时任副校长唐会荣走访多名教师,查阅相关履历后,曾在山村学校担任过政教主任、教务主任的舒老师进入学校总务科长的考核人选。校长三次谈心,热爱讲台的舒友忠又走上后勤管理岗位。谈及后勤管理,舒老师总结——相当于校园管家,把公家事当自家事办,大小事情都要有本账,不放过任何细节。
    “舒老师爱学,爱琢磨,对未知的事物都抱着一种求知欲,而且总能将理论运用到实际。”同事成程回忆,舒老师在一次审查学校用水时产生疑问,当时学校有两块水表,其中一块水表显示每月的水费4万多块钱,按当时水价每吨1块钱计算,相当于每月用去4万多吨水,这块水表连接家属楼120户居民,平均每户每月要用去300多吨水,似乎不太合情理。是不是哪里龙头漏水了?舒老师和同事们进行一次彻底清查后排除此猜测。是不是地下水管道破裂泄漏?他找来自来水公司工作人员,后经勘测,证实确是地下管网破裂所致,维修后,水费是之前的三分之一。此后,舒老师自创了“水平衡测试表”,每半月核查一次数据,动态掌握学校的“毛细血管”,这已成为总务科精细化管理的一项常规工作。
    除了精细,还要创新,舒老师要做兼顾教育功能的后勤管理者。上课铃打响了,高一的李同学赶忙甩干手上的水往教室跑,却忘记关水龙头。舒友忠看在眼里,下课后找到李同学,没有批评也没有惩罚,倒是出了道题,请他算出一个水龙头一个小时流多少水?思考了一个下午,没找到答案的李同学主动来总务科认错并请教。“需要水桶、计时器、秤等工具,就是个物理的流速计算问题。”舒老师和颜悦色地道出方法。
    校园管家事无巨细,比如关心教师,特别是退休教师。今年农历大年初四,一位80多岁的退休老教师家空调坏了,电话直接打给舒老师。那几天刚好降温,没有空调老人可能挨冻,舒老师两个小时后就带着电工师傅上门解难了。
    采访结束时,记者起身读出办公室墙上的“毋私毋躁毋臆”字幅。“请学校的书法老师写的,每天进门可见。”舒老师笑着抬抬眉,推了推眼镜,五十有二的年纪,做事都有自己的节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