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学资源

相关新闻

MORE>>
您所在的位置: 当前位置:新万博活动 > 学科建设 > 语文教研室 > 教学资源

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

发布时间:2018-03-14  点击数:0  【字体:加大  缩小


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

【教学目标】

1.掌握赋的问题特征和本文的文言语法现象

2.文本的艺术分析、言语的精神分析

3.体味李白的生命观和精神气象

【重点、难点】

1.艺术分析、精神分析

2.李白的生命观和精神气象

3.“浮生”的夭折范畴和诗意范畴

4.“为欢”的尺度和限度


一、导语

此文约作于733年。727年,28岁的李白只身云游至安陆,娶高宗时宰相许圄师孙女为妻,生女平阳、子伯禽;广结道友,优游山水,李白自称“酒隐安陆,蹉跎十年”。安陆在今湖北,为古代楚文化发祥地。楚文化属于巫文化(庄子、屈原),长于宏富的想象,具有通灵的特性,类似于古希腊的酒神精神:非理性、狂欢、迷醉、艺术的生命状态。


二、诵读

1.试读:请一名学生试读,其他同学评价、修正。

2.诵读提示

①基调:慷慨、俊爽。

②节奏:骈体文,以四、六言为主,兼五、七、八、九、十言;中速,长句稍慢,短句稍快。

本文前两句共有如下两个版本,你认为哪个版本最好?为什么?

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。(夫,也;破空而来,不可羁勒。试读)

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;光阴者百代之过客。(无“也”字,喟叹不足。试读)

新建版本: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。(无“夫”字,喟叹不足,试读)

③节奏:节奏→节奏→语气。

④语气:“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”宜悠长、慷慨而苍凉;至于“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”,则短促而低沉;继而上承古人,下接群季,复归慷慨。

3.教师范读。学生齐读。


三、疏通文意

为方便学习讲解,兹将文章分为六小节层,每一节层的教学目标和步骤相同:先要求学生当堂背诵,理解词义、诗赋节奏、结构层次等。

逆旅:逆,迎;旅,客。旅店。

一般为文者写宴会,常以美景和人事起笔。李白却以宇宙、人间起笔,有“万古愁”,笔力劲健。//节奏:整中有散。

浮生:浮泛不踏实的人生,如贫病交加、盛衰之变、漂泊不定。

秉烛夜游:《古诗十九首》:生年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。昼短苦夜长,何不秉烛游!

由宇宙而人间,由人间而古今。//节奏:整散结合。

烟景:许是阳春回暖,地气上升;许是万树新绿如轻烟。烟花五月下扬州,烟,花也。

文章:文,纹,错杂的花纹;章,彰,明,鲜艳的色彩。

物我合一,源于造化之神力。//节奏:整。

天伦:此指诗人与诸从弟。唐时,从弟并非有血缘关系者,同姓、同好即可为兄弟,结伴交游。

俊秀:俊,杰;秀,麦苗,才。杰出的人才。

独惭康乐:自谦也。注意与“如诗不成,罚依金谷酒数”的心理作比。

物我合一,源于俊秀之凝视、寄托。//节奏:整。

幽赏:幽,深、隐,此指情怀幽雅。

高谈:应是魏晋三玄之谈——《老》《庄》《易》,崇尚自然,放浪形骸,启发人的自觉。

琼筵:琼,美玉。为何不是金筵银筵?屈原,比德传统(香草、美人、美玉)。

坐花:花。《论语》:“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。”

羽觞:又名羽杯、耳杯,酒器,一般为玉质,浅腹,平底,两侧有双耳,状如鸟羽。羽觞出现于战国,延续至魏晋,其后逐渐消失。

羽觞有古风,令人遥想魏晋风骨。

仙风道骨。//节奏:整。

佳咏:《兰亭集序》:“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”

金谷园:又称梓泽,西晋富豪石崇所建私家园林,一时繁华,至唐已为废墟。

罚:试问李白与诸弟诗才孰高孰下?不言自明。不醉焉得出此戏笑、狂放之言?

酒数:一作“酒斗数”,典出石崇《金谷诗序》:“罚酒三斗。”足见狂放风度。

君子狂放。//节奏:整散结合。


三、细读

请圈出有疑问的词句、最能打动你的词句,与同学交流。

  以下是学生可能涉及的词句。

1.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,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(人生如寄)

①存在与虚无。西哲认为:“存在就是被感知。”感知须以通过语言来传达,未被感知、传达的事物,就无法证明其存在。因此,海德格尔说:“语言是人类存在的家园。”

②写宴会,却由宇宙起笔,四方、古今,纵横捭阖,极为潇洒。

2.况阳春召我以烟景,大块假我以文章(物我同一)

①我:请联系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中“我”的转换。有我之境。突出主体人格的张扬。

②大块:大地、自然。古人尝言: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。李白《日出入行》:“吾将囊括大块,浩然与溟滓同科。”与庄子“独与天地精神往来”接通。

3.飞羽觞而醉月(仙风道骨)

①羽觞:酒神精神:非理性、狂欢、迷醉、艺术的状态。

②飞:能否改为“传”?不可。一,羽觞状如鸟羽而飞,言传杯之速;二,传达出精神飞动、潇洒之势。

③醉月:醉对明月,醉于明月之下,恍乎惚乎,不知其身之所存。与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同趣。


四、探究

(一)古人但逢宴会,必赋诗,必嘱才俊为序。我们学过的有《兰亭集序》《腾王阁序》等。

1.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: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……每览昔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,不能喻之于怀。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。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。悲夫!

2.王勃《腾王阁序》:遥吟甫畅,逸兴遄飞……嗟乎!时运不齐,命途多舛……鸣呼!胜地不常,盛筵难再。兰亭已矣,梓泽邱墟。

试与《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》比较,三人的生命观有何不同之处?

参考:王羲之:乐——悲,表达了“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”的生命观。

勃:乐——悲,表达了“命途多舛,胜地不常”的生命观。

白:悲——乐,表达了“大块假我以文章,飞羽觞而醉月”的生命观。

(二)“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”,请谈谈你的理解和体验。

参考:1.“浮生”的夭折范畴。“夭折范畴”是中国当代学者提出的哲学命题,意即人的存在往往陷入夭折的困境,生命易逝,精神不能自主。鲍照《行路难》、杜甫《登高》皆此类。

2.“浮生”的诗意范畴。海德格尔:“人,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。”黑暗的是肉体和大地,明亮的是眼睛和灵魂。人通过寻找诗意获得生命的意志和尊严。

3.“为欢”的尺度。始皇阿房,石崇金谷,沉迷声色,皆为患。若李白桃园醉酒、苏子赤壁泛舟,皆为欢。《古文观止》:“末数语,写一觞一咏之乐,与世俗浪游者迥别。”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 庖丁解牛